美国立法“定期接待台湾官员”,拜登表态支持“一个中国”后,为何又玩火?

   日期:2021-04-13     浏览:1    
核心提示:华盛顿时间4月8日,美国国会两院正式对外公布一份名为《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的对华法案草案,要求拜登政府采取“一切办法”与中

华盛顿时间4月8日,美国国会两院正式对外公布一份名为《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的对华法案草案,要求拜登政府采取“一切办法”与中国进行“战略竞争”。其中颇为引人注目的一条,就是宣布“美国政府不得对国务院和其他美国政府机构的官员与台湾当局的对口官员进行直接和例行互动作出任何限制。”

如果该草案最终获得通过并成为法律,意味着美国将从联邦法理上为“美台”高级别互动创造条件,极大损害我国主权利益。而似乎是为了表明这次美国的确是“认真的”,仅仅一天之后,美国国务院就公布了所谓“美台对口部门进行互动”的新准则。

美国国会大厦

美方称,这份新准则是根据《台湾保证法》中“更新美台交往准则”进行评估的。在新的准则下,美国官员将被允许在“台北经济和文化办事处与台湾同行会面”,前往“前台湾‘驻美大使’官邸参加相关官方活动”,甚至能够“定期在联邦政府大楼接待台湾官员”。

此消息一出,岛内当局自然是激动不已,“驻美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就在同日发表声明,称“欢迎声明中强调鼓励台美双方更为紧密之交往”。而一些岛内学者更是联系过往“美台交往”的历史,宣称“此举势将牵动台湾的国际地位与国际空间。”

台湾拒统演习

那么这个新准则的出现意味着什么?其实但凡了解过年初美国政府对台问题表态反复的人就会明白,此时这个所谓交往准则的出现,更多反应的其实是美国内部这短短三个月时间内围绕台湾和对华问题上的一种利益博弈。

早在今年1月初,蓬佩奥还是时任美国国务卿时,其就代表特朗普政府承诺取消“一切美台官员交流的限制”,而这份准则拿来当做“法理依据”的东西,恰恰也是在2020年底由特朗普政府颁布的;但等到1月16日,拜登核心幕僚埃里森却又公开对媒体表示,拜登明白“只有一个中国”,拜登政府“不会承认台独”。

拜登

从共和党的视角来说,现在这则规则意味着美台交流还是有限制的,属于一种“退步”,但相比更早的美国官方所界定的“美台交流只能是‘非官方交流’”的表态来说,又的的确确是往前大大跨了一步;而从拜登和民主党的视角来说,则完完全全就是一种对共和党方面的妥协。

这就意味着台湾问题对美国而言,本质上还是一种服务于美国内部政治斗争需求的工具,而既然是服务于内部政治斗争需求,其实也恰恰可以证明,在这件事情上拜登并没有与大陆彻底撕破脸的决心。

拜登

毕竟在经历了安克雷奇的“怒火”之后,拜登政府现在非常清楚,中国大陆过去不怕威胁,而现在更加不怕。为了民众的支持率和团结共和党,拜登的确可以对共和党做出这种让步,但要因此让拜登也去承担这种让步所导致的代价,那拜登方面是断然不肯接受的。

但拜登不敢,并不意味着共和党和民主党内的反华强硬派就不敢,此新准则一出,各路反华政客围绕如何接待台湾官员而展开的“群魔乱舞”必然会成为中美对抗中的一种“新常态”。所以虽然从实际效力来说,一帮台湾官员跑到联邦政府大楼进行正式访问并不会让台湾更靠近美国,但这种行为背后美国对台独的纵容才是大陆方面必须反制的。

安克雷奇会议

也就是说,美方敢颁布这种条款是一回事,具体又敢做到哪种地步又是另一回事,而对于后者,中方对此必须清晰的画一条线:美国敢做到什么地步,大陆就会有相对应的反制措施在等着美国人;而一旦做的太过火,中方的反制措施也必然将是“前所未有”的。

归根结底,在经历这几个月拜登政府的反华冲击之后,我们对美方接下来的行动早已严阵以待,区区一个“美国政府与台湾对口部门进行互动”新准则的出现并不出乎预料。

但对拜登而言,这样一份经历各种利益妥协与争斗才得以诞生的准则反而是个更加艰难的考验——在放纵共和党胡搞的同时却必须严守对台“战略模糊”策略和绝不捅台湾问题的“天花板”的最后底线。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